-Ankyo.

Ankyo=安桥=瞎画画的
Recent:淡圈备考。
cp主推叶蓝/雷安,洁癖。
ES/BSD/ACCA等杂货随机掉落。

沉迷学习训练,三百天后再见。


2017.08
河若不来渡我,我便去就河。

安乔-旅路无眠。



Attention-短打,私设小安小乔都是B市人,安乔乔安无差,OOC.

对了我需要交代车次是Z打头然后是软卧车厢吗(。


==============以下正文============

傍晚的时候安文逸和乔一帆踏上了北上的列车,在夏休期的第三天。

既是室友又是同乡的关系让两个原本都不是很自热情的少年迅速熟络起来,同行也成了预料之内的事情。

列车一路哐当哐当的声音沉闷且无趣,和他们同处隔间的又是一对小情侣,如胶似漆如糖似蜜的相处模式让不大的空间里弥漫着恋爱的酸腐味儿。叽叽喳喳的打情骂俏听得乔一帆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转头看到安文逸却还是平时的淡定样,表情没有任何波澜地看着iPad——这算是是年纪比我大些所以经验丰富见惯不怪了吗,乔一帆腹诽,又忽然有了些说不清楚的微妙感觉,还没来得及理清楚就看到安文逸拿出了耳机线向他晃了晃:“上次队内分组团队赛的录像,来看看吗?”他的尾音还未完全出来乔一帆就已经坐到了自己身边,还顺势把脑袋搁在了他肩膀上,略尖的下巴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戳在肩点上带了点微微的疼,又被发丝的柔软触感化开大半,脸就凑在他的脸边上,安文逸觉得自己甚至都能感受到乔一帆的每一次眨眼和呼吸。“文逸哥开始了啊——”一帆倒丝毫不觉得这种举动过于亲密而被影响,自顾自地手指就已经戳开了播放界面。

一场团队赛的细节抠完也到了列车熄灯的时间,然而那对小情侣没有休息的意思,开了上铺的两盏小灯嘴上聊得正开心,音量虽然小但速度却不慢,时不时夹杂着小姑娘的轻笑声。

这样的背景音乐让乔一帆有些不习惯,蜷在薄被里翻来覆去两三个来回依旧不见睡意——但又被安文逸以移动车厢上熄了灯玩手机伤眼睛不好而打发到床上,又无其他事情,索然寡味之时只好不断地偏转着视线来分散那有些过头的精力。然后他的目光在那对小情侣细碎的对话中投向了正睡在他对面的安文逸,被他盯着的人却浑然不觉似的继续闭着眼睛,看上去应该是睡着了。

还没有看到过文逸哥睡觉的样子呢。

乔一帆的脑海里突然窜出了这句话,平时安文逸似乎总会因为他自己多加的训练量而比他晚睡一些,每每都是自己在半梦半醒之时听到隔壁床窸窸窣窣传来被褥摩擦的轻响,每天早上也是在安文逸起床的动作带来的声响中迷迷糊糊地醒来。

这一次换到我晚睡了啊。

想到这里的时候乔一帆的视线已经在安文逸的脸上逡巡了好几个来回,就差去数数他的睫毛到底有多少根了。这个念头一冒出,乔一帆都被自己的百无聊赖吓了一大跳。

然而最后他的目光还是定格在了安文逸的眼睛上,平时他都戴着眼镜没注意到,他的睫毛不算长但多且密,在上铺的柔和光晕下投下一片整齐羽列的阴影,随着列车一起轻微地颤抖着。

乔一帆看得有点出神,以至于安文逸以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对面床的男孩的目光直直落入自己眼底,在一片模糊中似乎还看得清其中那么点而乔一帆隔了两三秒才反应过来,张了张嘴有些尴尬的转开视线。

赶紧睡吧,不早了。他听到了安文逸用略带慵懒的柔和语调说着,全然没有平日的不苟言笑。

声音的音调不大,却穿透了那对情侣的甜言蜜语直达耳膜,清清楚楚,一字不漏。

好。

他低低地回了一句,带了那么点不明所以的开心。

晚安好梦。

安文逸再睁开眼睛说出这句话时,对面的少年依然乖巧地闭上了眼睛,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意。

禁不住自己也有些嘴角上扬。

但愿他今晚能有个好梦。


评论(2)

热度(27)